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原创 > 正文
“老鸟”王旭明和他的“语文课”
更新时间:2021-09-14

  细心的教师发现,王旭明变得谦和了许多。尽管说起语文教育现状时,他依旧不改“毒舌”本色。

  2015年5月,再次走进石家庄校园的王旭明,在开场半个小时主题演讲中,用了近三分之一时间逐一介绍活动的主办、承办、支持等众多单位,对在座的各级教育官员、老师和媒体记者,也尽可能一一致谢。

  这一现象在这位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的演讲中并不多见,通常会用“等”所代表。任职发言人的5年中,他妙语连珠,因敢言而饱受争议,经常从新闻的“发言人”变成“当事人”,却并不“啰嗦”。

  “这件事特别特别重要,我已多次厚着脸皮去做……”王旭明略有不好意思地说,他知道现场时间宝贵,但有些话必须要说。“缺乏行政力量上的支持,‘真语文’的宣传推广非常非常艰难,我感谢他们从方方面面付出的努力。”

  王旭明所说的“线年在福建侨乡泉州举行的一场小学语文教研活动。在那里,他结识了此后和他一起推广“真语文”的“旗帜”老师贾志敏,后者是一位早已在中国小学语文教学界享受盛名的古稀老人。

  “‘真语文’的理念不是我的发明创造,几十年前贾老师就秉承这样的理念在进行本真教学,版权在那里。”王旭明说,听完贾老师课后他就认准这是一面旗帜,要扛着这面大旗到处走。

  在那次活动中,他和贾志敏一起联合参会的14省市32校代表倡议:教师要真讲、学生要真学、评价者要真评,在本真语文的旗帜下,教真语文,教实语文,教好语文。

  倡议中甚至观点鲜明地提出了语文教学不装、不演、不做作,慎用PPT等多媒体教学设备,让学生真正成为语文学习的主体,真读、真说、真写、真对话。

  王旭明高调地称那份宣言为《聚龙宣言》,并在全国策划发起了真语文系列活动。他所任职的媒体,也率先在全国开展了“真语文”主题的大讨论,尝试探索语文教学归真之路。

  一年后他撰文赞扬宣言是一批怀抱语文梦想的有识之士,共同决定为语文教育事业贡献力量。

  源于这一活动,王旭明和贾志敏老师等人连续三年都到石家庄参加“真语文”的宣传推广活动,从未失约。王旭明说,之前开会也来过,但频率远低于此,石家庄只是他在全国众多省市推广“真语文”的缩影。

  “我缺乏涵养,该骂的骂、痛斥的痛斥,在全国扛起了批判的大旗,让‘真语文’的理念在更多人的心中扎根。”他说这是自己和贾志敏老师的区别所在,他们举办活动的初衷就是为了告诉社会,“真语文”不仅仅是贾志敏老师一个人的行为,而是一个群体、一个民族的行为。

  几年来,王旭明和他的“真语文”足迹遍布北京、河北、福建、四川、广东等多地,影响愈发广泛。演讲中,他在一一感谢的同时,还多次提及数位教育部退休官员对活动的认可。在这场从开始就缺乏来自上层行政力量支持的活动中,王旭明这样说多少有些意味深长。

  23日的开幕式上,当全场向贾志敏老师致敬起立时,一边的王旭明在默默流泪。在他心里,不知这位已77岁、身患绝症的“战友”能与他相扶前行到多远,也无法得知下一位和他并肩作战的人是谁?到底有没有?王旭明一声叹息,“达到他境界的几乎没有,如果老人走了继承者寥寥,这是我最感到最悲哀的。”

  他甚至请媒体把他的名言“中国不仅需要一个王旭明,还需要成千上万个这样的人”改为“中国现在的语文教学不仅需要一个贾志敏,还需要千千万万的年轻的贾志敏。”

  “如有可能,我愿以上帝置换,因为你是我最高的信仰和最后的希望……”24日下午活动即将结束时,王旭明作诗朗诵给贾志敏听的情景让很多人为之动容。

  在接受采访时他直言一路走来很难,有时也很孤独,真心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特别是行政、语文内部、媒介、公众等四种力量支持。

  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真语文”活动,如今的王旭明向过去的王旭明作了很多妥协:曾经不加入任何协会组织的“阵地”早已“失守”,他希望借助协会和组织的力量推动“真语文”;不想继续当官的“心灵承诺”也被官员巨大的权力所“包裹”:“现在希望能当大官,越大越好,可以用强大的行政力量推进这事”;活动现场他会一一满足每一个人关于合影、签名等要求,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去……

  面对听课的众多老师和家长,王旭明痛心疾呼,再次开炮:听到的语文课几乎没有像样的课,看到的语文教材弊病多多……

  “假语文这样泛滥,除了我强力批评的声音外很少,我站出来振臂一呼式的批评有可能偏颇、不够全面准确,但宁愿冒这样风险去扭转风气。”

  王旭明说,中国现在的社会,最缺一种批评的发声状态,从来不缺表扬。他现在已不再是愤怒的小鸟,而是一只老鸟,但为了教育仍会发声。(完)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