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增量中国电影市场 打造全
更新时间:2021-09-12

  新华网北京5月10日电(王日晨)1895年12月28日,法国的卢米埃兄弟在巴黎一家咖啡馆的地下大厅首次为公众放映电影,开启了现代电影的放映模式。126年后的今天,随着移动互联网新技术的到来,电影业正处于一个改变和变化的时期。

  “2018年,移动电影院的诞生就是用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赋能于电影院,并作为实体电影院的增量和补充。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大多数实体电影院突然关闭,移动电影院成了那个时候唯一正在运行和永不停业的电影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近日,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在做客新华网时表示,疫情的出现加速了人们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观影的过程,移动电影院在成立3年之际,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

  截至2021年5月,移动电影院用户数超700万,上映院线月至2021年5月,上映院线亿,上映影片同比增长超43%,观影人次和票房收入同比增长均超310%。同时,还形成了国内版、北美版、国际版、无障碍版等多版本同步运营的布局,真正实现了“中国电影,全球放映”。

  移动电影院是移动端电影放映国家级试点项目,旨在增量中国电影市场,服务全球数十亿观众。2018年5月9日,名字为“移动电影院”的APP正式上线。作为我国电影放映领域的创新尝试,移动电影院有别于电影新媒体播放方式,系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或其可控制的其他设备搭载的移动电影院软件系统作为放映设备,向观众公映已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且处于公映期内的电影。

  高群耀认为,移动电影院的出现,把原来的电影院的商业模式从原来商场里面的巨大荧幕穿透到我们手机的屏幕,通过手机的屏幕实现电影院的服务,从而使得有互联网、有手机的地方就有电影院,让看电影这件事变得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移动电影院作为实体电影的增量和补充,使得电影这个艺术形式能够遍布到千家万户。”他说。

  移动电影院出来之后备受业内关注,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APP,而是影响几乎每一个人工作、生活和娱乐的电影院应用。高群耀指出,移动电影院的出现使得电影院的服务覆盖了所有的人们、地域,移动屏幕和新电影,从而使新电影的观影人次有泄洪般的增长。原来电影院是千人一影一幕的形式,而移动电影院的“一对一的放映方式”将看哪部电影、几点看、和谁看的权利彻底交付给了消费者。移动电影院突破传统电影院定时、定点、定片的限制,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来做实体院线电影院的增量和补充,从而使得看新电影真正变成大众,特别是那些没有机会走进实体电影院人们的娱乐方式。

  高群耀说,成立三年以来,移动电影院经历了移动观影、社交观影以及多屏观影的三个阶段,已经成为电影放映行业的一个新常态。截至目前,移动电影院累计上映院线部,在中国电影海外上映的总量中占比超90%;近期在移动电影院上每日观影人次已经接近15万。

  关于收费方面,高群耀透露,移动电影院在中国的标签价是25元人民,在美国是4.99美元。与人们在零碎时间里看短视频不同,在电影院观看新电影是有仪式感的消费。

  尽管移动电影院近几年发展迅速,但高群耀也指出,相对大型电商或短视频的APP而言,移动电影院目前的数据量还是比较小的。但在电影院总体观影人次的角度来看,移动电影院已经出具规模。目前移动电影院主要运营的重点是中国和北美。让各地的人们都能与中国大城市的影迷们同步,看到正在中国院线热映和刚刚出炉的新电影。 “我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电影行业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使得电影的消费越来越个性化了,有的放矢了。所以原来以爆款为特征的电影消费正在大幅度向分众式转移。”高群耀说,移动电影院刚刚开门时最欢迎的是少数民族电影。“中国有1.14亿少数民族。在我们小时候描写少数民族的电影是非常亮丽的,有阿诗玛、刘三姐、冰山来客等。现在每年平均有46部新出品的、高质量的少数民族电影,他们在海外频频获奖,但是在中国电影院线几乎没有一部有机会上实体院线月,移动电影院与民族电影开展战略合作,推出“民族专区”,助力民族电影新征程。

  2019年4月,移动电影院在西藏无影院的芒康地区放映了电影《格桑梅朵》,有效实现盲区覆盖,让有智能手机和网络的地方就有移动电影院成为现实。高群耀说,“当移动电影院出现在西藏芒康县,当地沸腾了。通过这件事,让我们发现移动电影院的力量之强大,也让整个电影行业十分振奋,激发了电影制作方的热情。”高群耀说,这种分众的方式,每个电影有独特的目标人群、目标观众、目标背景和文化,而今天移动电影院让所有电影都有机会上院线并有票房,所以说它是实体电影院的增量和补充。

  “我们还发现原来做电影院是B2C的方式,而当移动电影院出现之后,相当一部分观众是B2B2C的模式,既有B为C买票,最典型就是一个小男孩追一个小女孩,买票用微信送。还会出现企业为员工买票。还有一些在党建工作看主旋律的电影,系统在确认完成观影后给出相应的认可。”高群耀指出,像这些都是因为技术的实现,使得原来不仅仅是B2C的商业模式,也会出现B2B的商业模式,把电影作为一个社交的载体,形成多元化的强社交。

  当前电影行业有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电影够不到影迷。移动电影院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一个角色,连接了电影人与影迷之间的关系,从而使得这种互动成为可能。

  “我们移动电影院从诞生那天起,我们的愿景是让电影院无处不在,我们的使命是打造全球互联网电影院。”移动电影院从开始运营的时候就立足中国和北美,与高群耀的工作经历是分不开的。这两个地方对电影的观影需求不太一样,移动电影院在北美的电影基本上都是国内的商业大片,高群耀最开始定的人群是想服务在海外的数千万的华人华侨,他希望华人华侨能与中国影迷同步观赏正在中国电影院线月,移动电影院北美版同步独家放映了博纳影业出品的“中国骄傲”三部曲之一的《决胜时刻》,这也是中国电影首次通过国内院线+海外移动观影平台方式实现同步上映,上映首日,就有近千名北美观众通过移动电影院北美版完成观影,国庆期间的观影人次更是累计达到了近四千人次。

  在过去一年中,中国电影在海外上映的影片90%以上来自于移动电影院,约372部。同时,移动电影院作为手机移动端展映平台,已覆盖全球65%的知名电影节,从上海电影节到纽约亚洲电影节,从韩国釜山电影节到中加国际电影节……都有移动电影院参与其中的身影。今年春节前后,移动电影院与黑龙江省侨联和哈尔滨市侨联合作,在北美地区上映多部华语佳片,精准触达千万华侨群体。

  “这就给电影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只要你做出了内容,您想到自己的观众,移动电影院就可以把合适的电影通过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通道送给观众。”高群耀说,电影上片取决于片商、发行商和移动电影院的合作,在国内是以分众的电影为主,避免与实体院线出现冲突,来错开片和发行时间以及目标观众,而在海外是商业大片为主。

  对于很多人会混淆移动电影院跟视频网站,高群耀表示,移动电影院跟视频网站的关系可以比作书店与图书馆。书店只卖新书而且每一本书只能在货架上短暂停留,是满足人们“求新”无中生有的需求。而图书馆是从书店下架后作品的“书库”,满足你以后“候补已有”需求。电影院与视频网站是互补互利共赢的,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电影院是电影的“零售商”,没有视频网站那样B2B的版权交易。